第九百零七章:不喜_娇笙惯养po
书汇小说网 > 娇笙惯养po > 第九百零七章:不喜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九百零七章:不喜

  摊主的苦脸其实早就落在众人眼中了,他一副都快要哭出来了的表情,陆铮他们就是想注意不到都难啊。

  陆铮并没有为难摊主的意思,也知道他小本经营,并不容易,所以想了想,便跟安笙商量,“这么多东西,我们怕也带不走,若不然,你再看看有没有喜欢的,拿上几样,其他的我们就不要了,你看可好?”

  安笙最想要的两件东西,如今已经在自己手中了,所以对于其他被陆铮套中的东西,她其实兴趣并不大,于是便朝陆铮笑了笑,道:“这两个我便很喜欢了,这样就好,其他的就算了吧。”

  最喜欢的已经在手里了,她没那么贪心,也没有要将东西全都带走的心思。

  陆铮其实早就猜到安笙多半会这样回答了,但亲耳听到安笙说最喜欢手中这两样东西,心中还是难免一喜。

  但他克制隐忍惯了,所以即便高兴,面上也不太明显,仍旧是那副自持的模样,说:“那我再问问他们有没有想要的,若没有咱们就继续往前逛。”

  “好。”安笙含笑点头应了一声。

  陆铮便去问其他人可有想要的,大家都说没什么想要的,陆铮便跟摊主说,剩下的东西都不要了,叫摊主继续做生意用吧。

  摊主没想到还有峰回路转,当下喜得连连道谢,吉祥话跟不要钱似的往外冒。

  陆铮他们朝摊主摆摆手,叫他不必客气,然后一行人继续往前走。

  街上的人越来越多,陆铮他们四人将安笙和谢婉容护在中间,就怕她们被人群冲挤。

  又走了一会儿,众人来到了平溪桥下,这平溪桥下正是赫赫有名的赏莲圣地平湖。

  平湖在邺京之所以这么受人欢迎,一是每逢夏季,这里便是赏莲的最佳去处,而等到了乞巧节和上元节,这里便又成了放河灯的最好去处。

  放河灯又叫放荷灯,原本只是一种民间祭祀及宗教活动,用以对逝去亲人的悼念,对活着的人们祝福,所以常在每月初一、十五和逝世忌日进行,再有道教、佛教等宗教活动常在农七月十五中元节这日举行。

  不过,发展到后来,百姓们便不只是为了祭祀才来放河灯,乞巧节时,许多青年男女都会来放河灯祈愿,由此促成的良缘还真就有不少,因而,放河灯便也成了寄予美好心愿的活动。

  而每年的花灯节时,邺京人也喜欢来平湖放河灯。

  早在前几日,临近河岸边上的冰面便被凿开了,等到十五这日,便可用作放河灯了。

  不过这时候放河灯显然不如夏时方便,主要这会儿水面还未化冻,虽则凿开了一部分冰面,但河灯太多,所以自然是飘不了多远的,大部分的河灯放下去之后,飘一会儿便都聚集在一起了。

  不过饶是如此,从桥上往下看得时候,仍旧觉得这景色美极。

  波光照水,花灯摇曳,确实自成美景。

  原本赏美景该是件叫人高兴的事,可哪成想,安笙他们一行才刚准备上桥,便遇上了件叫人极扫兴的事。

  每年的花灯节,街上人都很多,人多便意味着麻烦也多,丢孩子的,偷东西的,半大姑娘被打晕偷运走的,或者,年轻又独身的姑娘被人骚扰的,等等诸多麻烦,层出不穷。

  所以,这一路行来,陆铮他们才会格外注意,陆铮和文韬更是一直没有离开安笙和谢婉容,时时刻刻紧跟在左右。

  更别说他们身后还跟着乔装的侍卫,便是为了应对各种突发状况。

  而眼下,出现在他们面前的,正是几人都十分不喜的画面。

  只见平溪桥正中央处,有一个锦衣华服的年轻公子哥儿,带着一干随扈,正在为难两个作男装打扮的年轻女子。

  更准确的来说,是在调戏被挡在后面的那个女子。

  显而易见,这定是哪家的小姐跟自己的丫鬟,作了男装打扮偷跑出门,结果被个纨绔子弟给盯上了,识破了娇娥身份,故意拦路调戏美人。

  安笙是最讨厌登徒子的,见状不由皱起了眉头。

  紧接着,她便发觉好像哪里有些不对。

  谢婉容似乎也发现了,侧首跟安笙耳语道:“安笙,你觉不觉得,这姑娘好像有些眼熟啊?”

  安笙一听谢婉容这么说,当即便颔首应道:“是有些眼熟,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?”

  “呀,我知道了!”谢婉容忽然一声轻呼,“是四公主呀!”

  听谢婉容这么一说,安笙便也反应过来了,再仔细看去,便发现,正被那登徒子为难的姑娘,可不正是四公主么!

  她因为只见过四公主一面,所以一时间没认出来,倒是谢婉容,因见过四公主几次,所以盯着瞧了会儿,便率先认出来了。

  不,等等,先认出四公主身份的,应该不是谢婉容,而是杜奕衡才对。

  安笙这么说自然也是有根据的,因为,就在她和谢婉容猜测四公主身份的时候,杜奕衡却已经先所有人一步,冲到桥上去了。

  杜奕衡动作这么快,安笙倒也不觉得奇怪。

  太子大婚那日,四公主曾不顾自身,舍命救了杜奕衡,这份情意,非同一般,杜奕衡见到四公主被人为难,哪里会光瞧着而没有动作呢。

  杜奕衡冲上去的时候,四公主已经靠近了桥边的栏杆,眼中一派决然,大有若是那登徒子再靠近她就要跳下去的架势。

  杜奕衡飞奔而来,果断出脚,一脚便将那穿的人摸狗样,实则乌糟不堪的登徒子给踹到一边去了。

  这纨绔公子显然压根儿没想到有人敢来踹他,还踹的这么狠,当即连叫喊都忘了,光顾着吃惊了。

  他的随扈也吓呆了,半晌没有反应。

  等那公子哥儿反应过来,看到挡在四公主主仆俩面前的杜奕衡,又哪里还不知道便是这人踹了自己一脚,所以当即便一手捂着被踹的地方,一手指着杜奕衡骂道:“臭小子,你敢踹本公子?你不要命了!来人啊,给我打死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多管闲事的短命鬼!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shuhui8.com。书汇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shuhui8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